廣告

[東京遊] 築地鮨文,築地場內市場最後一次見證

很多人都知道我去過不少地方,但都會很驚訝地聽到我說沒有去過東京。
東京這個很多香港人的"鄉下",直至上年2018,我才第一次去。

對於東京,我最想最想去的地方就是築地場內市場,
而我正正就是在九月尾,即築地場內市場要遷至豊州的兩個星期前來訪。

這最後的機會,一定要體驗一下這個聖地。

頂著眼訓,五時便起床準備出發。
從京橋附近的酒店一路走到日本橋站,清晨的天氣有點涼,
街道只有幾個人和清潔工,我卻越走越精神,心裡越走越興奮。

在門前仲町轉都营大江戶線,之前做了些功課,
知道在A1出口轉左,就是築地場內市場的入口。

我一路走在頭,穿過築地場內市場狹小的入口,再走一會就來到食店部份。
小型運輸車左穿右插,在這個星期六的早上,
這裡還是營運如常,沒有一點要搬家的感覺。

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朋友推薦的寿司大和。
問問那個在隊尾的四眼哥哥是否龍尾在此,他竟跟我說no more。

天啊!本身已預計要排三四個小時,不過現在想排也沒有機會。

前路汒汒,六時未夠便來到也未能嘗心頭好,怎麼辦?
其他名店如寿司大,也排到轉了個彎,最少要排五個小時才能吃到。

唯有急急上網,看看其他店的評價。

這個情況絕對是因為這是築地搬家前的最後第二個週未才發生。
就算平時只要等一輪的店,這天也是要雙倍時間去等候。

最後,我選了最神秘的寿司店鮨文﹗
最神秘的原因是因為店主堅持食客在店內不可拍照,所以喜愛打卡和分享的人也甚少會來此。

「鮨」這個字,即是「壽司」的意思。
鮨文創業至今已經超過150年,在江戶末期創業,算是築地市場內其中最資深的一家壽司店之一。
與大多數壽司店不同的是,鮨文主打的壽司是「煮物」,
煮穴子、煮鮑魚、煮蛤蜊等等,十分考驗主廚的手藝。

鮨文最具代表性的是穴子,即星鰻握壽司。
把星鰻煮得入口即化,加上獨配的星鰻醬汁,甜度適中,一口吃下味蕾都充滿幸福感。

跟其他築地寿司店一樣,鮨文的空間和座位不多,每次只能容納10-11人,
就座時跟隔壁幾乎是肩並肩坐著。

與大多數築地的壽司一樣,鮨文提供的是Omakase。
這裡只有兩款Omakase選擇,8貫和10貫。
4100 Yen的套餐有10貫壽司、包括玉子燒、吞拿魚,幾種不同的魚,蝦,赤貝,海膽,鐵火卷、等等。
中間還會有蝦頭蛤蜊味噌湯。

一輪有大約11個客人,每輪大約45分鐘。
一開始等了約15分鐘等他們六時開門,然後再等了兩輪,大約八時,終於到我了﹗

我坐在靠門口的位置,雖然不是望著寿司師傅的正面,不過從旁邊更也是可以看到他們的手藝。

兩位師傅各有不同崗位,一位純熟地搓寿司,另一位就輔助他。
跟其他的壽司店Omakase很不同,第一道上的是温暖的玉子燒 。

然後就是不同的魚類和貝類。
壽司的份量都很大方,而且一口吃下,能感受到師傅剛在捏的餘溫。
食材新鮮度不在話下,加上獨特的醋飯,特別有味道。

(網絡上圖片)

以蛤蜊味噌湯作中場休息,
然後來的就是把整個Omakase推上高潮的穴子壽司,
別小看這穴子,它的味道和口感十分獨特。

最後,用來作結的吞拿魚卷,讓人一個一個拿著慢慢品嘗,不願離開。(畢竟排了這麼久)

旁邊的食客意猶未盡,還點了鮑魚和其他未有的貝類品嘗。

不過,最讓我回味,還是那鰻魚壽司的美味,其他的壽司未算很突出,但也不錯。

鮨文現在順利搬到新築地即豐洲市場,大家還是可以吃吃。

我吃完大約七分飽,難得來到,當然想再多吃多幾家店。
幾家一早還未有人排的店,到我出來九時也開始要排隊了。

在決定吃那一家店的同時,先來杯咖啡提神。

咖啡小店店外就是寿司大的人龍,一直排至轉彎再打個蛇餅。
現在十時再看看,終於有個指示說今天已經要截龍了。

看看旁邊將會消失的這一片風景,有幸成為一個時代結束的見證。

下一間我要吃的,是鳥滕,它雖然不是壽司店,但是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親子丼。

————————————-

[東京遊] 築地鳥藤,神級親子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